Gogh

草草(づ ̄ ³ ̄)づ

蓝颜祸水1

吸猫大使:

金主X草


随便搞搞


不洁,三观不正,交际花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是在那个演艺圈知名导演的局里。


 


因着刚刚影帝加身,那天半个京城与他交好的大佬都来了,纷纷祝贺他的跨界好成绩。


就那次,导演酒酣耳热之际,向在座各位介绍了他的“干儿子”——在电影里出演他儿子的大明星。


“易峰是个好孩子,悟性好,可惜起步晚了。”导演一手搂过那明星的肩,十分熟捻的架势,向着大家一举杯。“假以时日,如果能遇到一个好的契机,相信他一定是个牛逼货!”话糙,但真诚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我心里暗暗惊奇,认识这位导演也有好几年了,演艺圈里大大小小求着演他戏的明星不少,让他在这种场合举荐的缺寥寥无几,何况只是演过一场戏的“小鲜肉”。


带着审视的目光,重新打量起这位大明星。他穿着黑色瘦身高领毛衣,标准的宽肩窄腰,衬得一张小脸素白,架着副金丝边眼镜,看得出未曾上妆,却因二杯黄酒下肚晕出两颊一抹薄红。


面对着一众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也不怯:“初闯演艺圈,以后还请各位哥哥姐姐多多照拂。”说完自己先闷了一杯白的,也算诚意十足。这番话说得,三份幽默,七分俏皮,至少各位大佬是十分受用的,纷纷给面子回敬一杯。


 


 


第二次见他,是在声色犬马的KTV。


 


这回却没什么大佬,多是二代的大少和年轻老总们。


 


到底是年轻,花头也多。年轻漂亮的嫩模和网红把气氛炒得火热,玩得自然也更嗨了。自上次在席上见过之后,对他也关注了一些。大明星这两年名气不小,进出商圈都不少巨幅广告,一张俏脸,笑得露出一边酒窝,十分甜。


酒过三巡,彼时,包厢里已经有人搂着穿着清凉的女人吻得难舍难分了,荤话调笑声一浪高过一浪,一派淫靡之象。今晚的兴致不高,看着身边那个网红脸上填充的硅胶,和矫揉造作的娇滴滴声线,也没多少欲望。百无聊赖之际,偏头看到了他正和一个演艺公司的公子聊得火热。


包厢里太吵杂,那位大少也就名正言顺地搂着他,贴在他耳际说话。大明星好像怕痒一样侧了一下身子,耳朵透红,却惹得那位又把他往身边收紧了些。大少大概是真的醉了,又或许那位如传说中一样男女通吃,搂在大明星腰侧的手上下摩挲了几下,趁着灯光昏暗,往后溜进了他的裤子里。


这种事情说来也平常,但是发生在那个大明星身上,还是勾起了我的兴味来。


大明星背脊猛地一震,拿着酒杯的手握不稳了,脸上神色却没有失常,悄没声地用另一只手伸向后头,试图阻止那只作乱的手,嘴上对其说着“廖少,你喝醉了”。但是那男人力道很大,他又不敢弄出太大动静,只能撰着那男人的手,指尖都发白了。那男人动得肆意,贴着他臀瓣的手进进出出着,仿佛都能听到隐秘的水声。他的嘴唇抿得很紧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切正常,紊乱的气息却出卖了他,看着那张脆弱的小脸,不知怎的,心里好若被猫挠了一抓似的,有些痒。


房间里发泄各自荷尔蒙的,玩游戏的,拼酒的,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角落的动静。就当我以为他会像那些逆来顺受的网红,半推半就任人猥亵一番时,他手上一抖,红酒泼了下来,玻璃杯摔在地上一声脆响,倒引来了旁人的注意。


“不要紧吧?”


“哟,怎么把酒洒身上了。”


就在酒杯摔碎的同时,那位大少也被这声响惊醒,在他裤子里作乱的手总算收了回来,指尖上还带着亮晶晶的水痕。


“没事,喝多了手抖,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。”


说罢,他径自抛下醉得朦胧的大少离开包厢,而后,我也借口出去透气跟着来到了洗手间。


他正在洗手,除了耳朵仍是一片绯红,其余倒看不出刚刚遭遇了什么。我站到他旁边佯装洗手,他看到我竟先打了招呼:“东哥,你怎么也出来了。”


我内心暗暗吃惊,他竟然记得我。“不太习惯那个氛围,出来透透气。”


他一挑眉,回道:“我以为你们每次出来都这么玩呢。”


“也不是经常,这种局我来得少。酒肉池林,吃多了腻。”


他没答话,不知是觉得好笑还是如何,低头良久才回一句:“男人不都爱大胸长腿的么,这话可不真诚。”


被他这么一损,我倒起了逗弄他一番的念头,借着酒醉的名义,转身把他压在了洗漱台之间,看着镜子里他微惊的表情,用那物向着他臀缝一顶,调笑道:“大胸长腿是好,偶尔清粥小菜,味道可能也不错。”


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档口,我先一步出了洗手间,顺便留下一句:“屁股后面也湿了。”


最后一眼看他被揭穿而嗔怒的脸,又羞又愤,眼睛却泄出委屈来,真是太可口了。


 


表面清纯而知事故,浪荡场中却不沾染,有点意思。



评论

热度(253)